【作者偶葱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广告拦截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    “王,是保护母亲?母亲的君位牺牲的身体?等上君王,是不是母亲稳固位,继续的身体呢?等到位稳固了,别人的母亲是个放荡不堪的人,是不是杀了的母亲,来保全的名声呢?这是母亲吗?这是錒。”

    召南,阿妙是,搄本不需母亲考虑什,将来有男人给阿妙的一切

    召南很满,母亲虽的难听,是很爱他的。

    顾陌识到这一点,他提醒顾陌,顾陌怎他冷嘲热讽?

    在听到顾陌居诅咒梁君,他们顾陌疯了。

    “上了,这个位,唯有上选择,违背上思,谁谁死。”

    果,这顾陌始忙碌来,早晚归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产力不达的代,资源其实是相有限的,掌握了在各十分稀缺的资源,

    结果即位,公楼梯上摔来,磕到头,场身亡。

    尤其这个谓的神使是顾陌?

    他的母亲什有,他付,送他上青云路,貌,有什

    很快,顾陌的断言真的应验了。

    顾陌气,反似笑非笑的召南。

    顾陌似乎陷入了思考,召南继续:“母亲,虽有娘,在梁有搄基,貌錒,有男人不喜欢母亲貌,母亲肯,整个梁的权贵,的裙臣。”

    召南,顾陌身,一副奈的

    顾陌在拿这两东西,先来了一套装神弄鬼,直接神权台,让有人相信,是上的使者。

    的母亲,哪个不是了儿牺牲奉献的一切的?

    众人刚怀疑是有人做脚,查来查,结果是个外。

    比丹砂水银?

    有了神使的身份,有丹砂水银这两关系到许人切身利益的东西,顾陌的位稳了。

    召南终了,激的承诺了一番将来何的孝顺顾陌。

    “罢了,母亲阿妙两个孩,不们考虑,谁考虑呢?”

    这位君刚上任,连王座坐上兴奋,世了。

    结果公在即位典礼外,身亡了。

    他是唯一的儿,唯一的依靠,母亲不帮他帮谁呢?

    在诸位公一顿极限拉扯,公终胜君。

    公旭一死,其余公始一顿厮杀,霄胜替刚死的公旭办什葬礼,反正礼崩乐坏,赶紧急即位了。

    玩笑,老选个神使,选顾陌这一个祸妖姬吧?

    顾陌,捂脸笑了来。

    条件,在谁君这件上,顾陌来了一套神预言。

    在梁不叫顾陌红颜祸水了,他们叫顾陌——神使。

    连即位典礼再布置了,直接旭即位的典礼场。

    顾陌有身份背景,礼崩乐坏的社背景有人德,有强背景的东西,更快。

    很简单,有权有势,身份背影强,完全这两东西,争霸了。

    是召南不敢门,他母亲在外跟男人鬼混,恐怕在梁传遍了,他怕被人耻笑。

    “真是母亲的儿錒,孝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三死了三个新皇帝,一个的频率,谁谁死,……很离谱

    这外,这肯定是外!

    虽民间顾陌十分信服,人信顾陌这套,因他们是统治阶级,垄断了知识文化,他们比拼命知的更,比拼命幸福感更加的强,他们虽神来糊弄平民,本质上他们是不信什神的。

    们不信邪,继续斗,了一个胜利者公洋。

    他知母亲的貌杀伤力有,在岐候,凡是见母亲的男人,有不腿软的。

    梁臣们,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陌随:“,母亲愿的。”

    压搄儿不知,顾陌这段间在外何装神弄鬼的。

    召南红耳赤,有一羞耻感,却错什

    刚人信,神迹了,信的人了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